第二屆語言習得、認知與腦科學學術論壇--學術報告(三)

發布日期: 2020-07-21 瀏覽次數:
題目:漢外語學生分析性漢字識別的研究
主講人:馬里蘭大學蔣楠教授
時間:2020-07-21 18:03
地點:Zoom ID: 750 888 0655 Zoom 密碼: CCSL2020
主辦單位:語言認知科學學科創新引智基地
講座內容:

主講人簡介

蔣楠,馬里蘭大學第二語言習得專業教授,主要研究領域為二語加工和習得,包括詞匯加工,句子加工,語義加工和發展。研究發表于二語習得和心理語言學期刊,Language Learning, Studies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,  Second Language Research, Applied Linguistics, Applied Psycholinguistics, Journal of Memory and Language, Bilingualism: Language and Cognition, The Modern Language Journal,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ism。二語研究中的反應時研究Reaction Time Research in Second Language Studies, Routledge 出版社,2012年)和二語加工導論Second Language Processing: An Introduction, Routledge,2018)。

講座內容簡介

筆畫數對漢字識別的影響早就受到關注,但是研究結果卻并不一致,有些研究發現漢字識別中有筆畫數效應,即筆畫數多的漢字反應時間也更長,而另外一些研究發現筆畫數對識字時間沒有影響。在拼音文字的詞匯識別研究中有一個相仿的現象,叫長度效應,即字母多的詞需要更長的識別時間。與筆畫數效應一樣,長度效應的結果也很不一致,有些研究發現有長度效應,有些研究發現詞長對識別時間沒有影響。

最近,有一些學者把詞長效應和識字策略聯系起來。在這些研究中,識詞策略分為兩種,一種是分析性的 (analytical) 或線性的(serial), 另一種是整體性的(holistic) 或者平行的(parallel)。兩者之間的差別主要有、前者的加工/識別單位是小于詞/字的字母或筆畫,后者更主要以整個詞/字為單位。二、前者的加工過程是以識別單位逐個進行,而后者如果同樣以筆畫或字母為識別單位,那么這些單位可以同時識別。這樣的一個理論就可以用來解釋以前不一致的結果。這些學者還認為,詞匯識別有一個從分析性識別到整體性識別的發展過程。小學生剛開始認詞/字的時候采取分析性策略,成人則主要依賴整體性策略。對拼音文字的研究為這個理論提供了很多證據。漢語識字研究中也有相應的證據。

我們要了解的問題是,把漢語作為外語的使用者,或漢外語使用者,他們的識字策略是否與母語使用者不同?更具體地說,他們是否更多地采取分析性的策略?以前有一些這方面的研究,但是這些研究通常都沒有母語使用者作為對照。我們對比了漢外語和母語使用者的筆畫數效應。 

本講座介紹兩個這方面的研究,一個以雙字復合詞為實驗材料,一個以字為實驗材料。兩個研究的結果一樣,在母語使用者不出現筆畫數效應的實驗條件下,漢外語使用者表現了較強的筆畫數效應。這些結果說明,漢外語使用者更多依賴于分析性的識字策略。

這些結果向我們提出了一系列有待研究的理論問題和教學問題。講座最后一部分系統說明這些問題。


Zoom 鏈接:  https://zoom.com.cn/j/7508880655


天津时时彩时间表